《支点设计掌门人的自传》——十年支点 十年设计人生—(第二节)

(第二节)
然而在我进支点不到一个月,突然有一天王大斯没有来,后来知道王大斯被当时的董事长陆光明辞退了,辞退的原因陆光明具体未说,但偶听说这个王大斯不是很务实,陆光明其实照顾他很多,但变本加厉,王大斯谈了女朋友一天到晚扯不清楚,据说后来发展到经常找陆光明借钱还无力偿还。董事长接替总经理职务,开始亲历工地第一线,跑工地,跑材料。但无论多忙,陆光明都满身泥灰跑会回来请我们吃工作餐。在当时吃上顿没下顿的环境来说,这个待遇是极品。

王大斯的离去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陆光明开始重新招人,终于进来一个人才,此人叫董玖斌,江夏人,年龄三十出头。此人并非设计专业出生,学的工民建。据说早年武昌火车站对面的安华大酒店施工项目,他是这个项目的材料员兼监理。董玖斌是一个有真经验的二流设计人员,为什么这样说,他对材料施工熟悉,当时来说,施工图画得非常好,至少我看了暗自惊叹。但设计思维就不谈了,两个字:老土!记得有一次陆光明接了个小装修工程,要董玖斌算吊顶材料,其中膨胀螺栓的个数都算得清清楚楚,当时陆光明有点质疑他提交的数据,还不敢照单买,回头去工地找做吊顶的工人复核,居然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实际操作施工,同样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可见体现董玖斌其人的施工丰富经验绝对不是吹的。但董玖斌的背景没有我单纯,在那时候来说“年轻就是资本”用在我身上恰如其分。公司效益并不好,他有家有口,我光棍一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开始浮躁了,做事有点不安心。我记得第一月因为试用期,且未上满一个月,我拿了600块钱的工资,不算勤工俭学,这是我第一次拿到的正式职业工资,虽然少,但还是很开心的,刚逢8月我生日,有些酒肉朋友立马记起我来了,说要请客,于是在新华下路的艳阳天摆了一桌,花了400多块,工资所剩无几哎第二个月,我拿了1200元工资,董玖斌拿了1700元,比我高,我已经很羡慕了。哪知等陆光明发了工资出去,董玖斌左手拿着手上那1700块,在右手手背上甩了几下,说:“哎,搞鸡吧~这点钱还不够孩子交学费的。”我对他苦笑了下??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这时,和我同样躲在暗地里的还有在前一节我提到的那个小女孩wuy,wuy大多数人不认识,公司新来的员工也不了解,但她有一个同班同学叫meij,业内资深点的人士估计都知道meij这个人,是武汉家装界第一位因为工作在家加班暴毙在电脑桌上的年轻女设计师。可见设计行业的辛酸。记得当时,陆光明亲自招人同步招进来的还有一个客服,这个客服反正没有做两个月就被辞退了,原因很简单,完全是多余编制,招过来就是每天上网娱乐的。而公司只有三个工作位怎么办,就把wuy赶到了公司后面临时租的老居民一楼的房里面画图。这个居民房是租来临时休息和堆放材料的,空气和采光都不好。wuy当时作为实习转正,在那个一楼灰暗的出租房画了两个月的图,直到王大斯和那个客服被辞退,她才见天日又被拉回到马路边的门面。据说要她去后面居民楼画图还是那个王大斯的馊主意,从这点看,王大斯没有把我赶都后面去,是对我特别的照顾了。当时wuy老家在吴家山的一个村子里,家庭环境并不好,下面有一个弟弟,家里比较重男轻女,wuy每个月不多的工资,都舍不得自己用,基本上都交给家里了,在那几年她如此底的收入,上交家里多达大几万,传言是要给他弟弟读书,找工作,将来取媳妇用~呵呵;当然过了这么多年,现在肯定是改善很多了。她弟弟我曾经见过,在2005年上半年,也曾想过和她姐姐学设计这行,来公司实习过,在公司被其姐姐骂得狗血淋头,看来不适合做这行,后来听说去烟厂工作了,算是个不错的岗位,再后来据说又换了具体不清楚所以总结来说,在中国,特别是在武汉,没有超强毅力的人,做不了合格设计师,而现在的80后90后的娇生惯养,就算其有天赋,我觉得也很难出一名敬业的设计师。回想后来来支点实习的无数设计学员,他们那种学习态度和对待专业的精神,简直是脑袋被门夹了,就是浪费公司的电费,水费,空调费,坐在那占用公司工作位都是浪费。所以后来我都说,以后再有实习生想来实习的,严格审查,审查后觉得还有点前途的,收水电费,别把公司当免费网吧搞。

陆光明可能也看出了董玖斌的思想动机,知道和尚太大庙小了,他走人是迟早的事。我那时候大学还有点课没有上完,时不时要回下学校,陆光明很通容照顾,知道学业未读完还是不能放弃,毕业证很重要还是要拿回来,否则对不起父母也对不起自己。所以并没有因为我还是在校生就对我另眼相看。熬到年底,门面房东不租了,我和陆光明觉得要把公司搬武昌去,应该去写字楼,觉得路边太嘲杂又没有档次,且小偷很多,据说开业当天,陆光明老婆的包包在店里就被偷了,后来董玖斌的手机也被几个假咨询装修的晃晃摸走了,陆光明还赔了1000块钱给董玖斌,以此看出陆光明此人虽然是个小老板但是有大胸怀的仁义之举。特别在后来,公司要画效果图,公司都请不起全职的效果图制作员,陆光明出了2500元帮我找了一个当时在武汉顶级的效果图培训班学习一个月。而我了解当时在华师湖工等高校周边的3D培训班,400块就可以报一个普通班,600块可以报一个高级班。那时候我每天晚上去学,陆光明允许我下班还可以提前走。这样的爱护和照顾可以说在当今社会是难能可贵的,就是很多大企业也不见得会做到这一步,只会收现成的人才直接上马做事,哪里会给时间和金钱资助你去深造,简直就是扯蛋。作为我的上级,我觉得陆光明已经尽到他能力范围的极致,但作为公司的管理和发展,不敢苟同。在此观点上,我的同门师弟,04年进入公司的老员工徐彪也颇有感触。年底,我和陆光明在武昌从徐东大街步行到中南路,沿路询问租用公司场地并比较分析,最后我们搬到了武昌中南路招商银行的写字楼楼上,发展大厦7楼。在这里,进来了影响支点后来几年的关键性三个人物,lij,徐彪和李文宇。lij和wuy于2010年上半年离职,徐彪和李文宇至今还在支点,徐彪现在是公司目前最有思想的方案设计师之一,李文宇现在是公司资历最老的效果图制作员,后来一起共事八年,都不容易。
http://blog.sina.com.cn/u/2720591524 新浪博客 鄂ICP备14010434号-1
客服小余: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小关: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长沙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咨询:请扫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