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点设计掌门人的自传》——十年支点 十年设计人生—(第三节)

(第三节)


2003年的11月,公司搬了新址,在中南路招商银行楼上,比以前街边那20平方米要体面些,这次有了一个80平方米的场子,且比较规整,重新买了批办公设备,装修只是在墙面做了下乳胶漆涂刷翻新,在里面一间会议室打了一个书柜,估计在那业务凄惨的年代,这个花销陆光明要滴血。但工作位编制成了6个,把原来新华路的电脑桌改成客户接待桌,相对还比较阔绰。过年前的最后一个月,等领工资回家过年了,我拿到了1700元,还蛮满足开心。而董玖斌拿的是他在支点的最后一个月工资,自己提出离职了,具体他拿了多少钱我不清楚,陆光明也未透露。据说后来有一个新疆的公司挖他过去做事,担经理职,我曾经问过她,你跑那远,你家里老婆孩子怎么办?他回答很洒脱,“孩子嘛,爹妈看着,有什么问题,老婆嘛,她说了,人可以不回来,钱不能不回来!”我咯咯直笑我以为他开玩笑的,后来知道,他还真去了于是,我升任支点的设计总监兼首席设计师。

2003年公司所做的业务屈指可数,质量也很差,印象最深的是我们接了一个两万三的装修,我负责出设计图纸,董玖斌负责施工,工人都是他从江夏哄过来的,手艺谈不上好谈不上坏。但问题是撞上一个扯皮的业主你怎么做都是错。据说最后还赖了公司两三千块钱没有给。当时陆光明要业主来公司结款,业主坐公司沙发上说你这装修这里那这里那里都是毛病,你看怎么解决,董玖斌也没有办法解决,说:“人工现场做的事情,不比机器,没有十全十美的,装修本来就是一门遗憾的艺术~。”业主二郎腿架得老高,摇着头看着天花板拉着嗓门说:“你们这~大的公司,还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不解决就算了!”说完走了,这个工程项目就等于白忙乎了。陆光明坐一边也没有啃声,后来心情很不好独自提前回家了。

2004年,这一年是极其极其艰难痛苦的一年,甚至差点让我都失去的信心准备回湖南老家当老师,当时都利用休假时间去学校应聘过,但最终坚持过来了,这一年也是支点重大转折的一年。我和陆光明商议,这样搞公司迟早要关门,要改变下。基于当时的实际情况,我觉得我们去做施工没有任何优势,无论人力,财力,名气,地理位置,人脉关系都不具备,样样缺失的情况下,拿什么来竞争?拿什么来生存?只有死路一条。于是,在这一年,把公司经营轨道转到了纯设计定位的道路上来。但不见得转舵了就肯定能成功,过程是及其曲折的。看到成功的公司都是光鲜的,那只是冰山一角,而看不到的死得堆成山的公司都沉在冰山下,连喘气的声音都听不到。定位出来了,接下来业务怎么做是个大问题。最开始的时候,陆光明的策略是登报宣传,大家想啊,你上个整版半版的可能有点效果,问题是陆光明所控制的公司财务经济已经是捉襟见肘了。一询价,半版面都是三至四万,直接吓倒了,但还是觉得这是唯一途径,还是要登,结果营销真上报了,回头我把报纸一看;苦笑!和我一年前找工作如何找到支点一样,四个平方厘米的广告,直观的说,就是创可贴那大的宣传,上面紧凑的写着:“优惠承接室内设计及效果图,电话:XXXXXXXX。”就这些,一个字都没有多的。连公司名字都没有空间打上去。好像做一次是200块。陆光明交了1000元,连做了五次。我严重质疑这种营销的效果,在想,估计这钱是打了水漂了结果,我的估计是错误的,真有业务来了!哈哈!什么业务,大多都是些武汉街头游走的工头,接点关系活或者私单,甲方需要图纸,就找过来了,和我谈价。效果图一张150元至200元,还是带设计,有的上门的甚至问:“效果图30块一张做不做?”我们眼睛对视,直接把这人轰出去~。也有出施工图的,过来谈:“我要一张平面图,一张电视背景图纸,一张沙发背景图纸,你们收多少钱?”开始我还说我们不做这样的设计,都是做整套设计图纸,按平方取费,拒绝了一个,吓走了一个。这时陆光明发言了:“不行啊,这连广告费本钱都捞不回来还搞鬼。”于是按照最高领导指示,做啊!有活就干,哪里轮得到我来挑肥拣瘦的。客户愿意来找你做就不错了,多少钱都做,噼里啪啦的这样的残破设计接了一大堆,项目设计合同从80块到340块不等。这些合同我还放在家里封存着在????后来整理历史合同翻开看过一次,感觉两个字:寒酸!

印象中,2004年上半年因为这样的营销,接到的上半年最大的两个项目,第一个项目是娱乐城的一套效果图制作,包含大厅和包房共8张,谈的合同价是2200元。甲方给过来的就是一张平面图,说白了就是效果图带设计,立面方案没有,自己想。但看到有2200元的收入,接了!于是我和wuy两个人通宵设计建模,用着速度极慢的电脑,冒着70%以上的渲染死机概率风险,花了三天两夜时间,交稿!那时候,接到一个这样的活,就像打了鸡血的,晚上可以不睡觉。而陆光明,虽然不会画图是个外行,却也通宵陪同守候,甚是感动。第二个项目是绘制现在中南路银泰百货二楼三楼的竣工图;有2000多平方,合同价3000元。以前没有画过竣工图,觉得应该很简单,后来发现,完全是亏大了。这个图我们三个人测量带绘图前后忙了一个多月,图纸打印成本都去了一千多,公司的打印机都打垮了,修了两次。有点上当受骗的感觉。后来和甲方扯,甲方多支付了600元,算是非常仁义了。从那以后,我就得了“竣工图精神分裂症”,甲方一提到要画竣工图,我画图的手就会不自觉的哆嗦几下``脑袋眼睛不自觉的开始晕乎,这样的业务形式度过了上半年,公司依然亏损,作为我来说,每天中午能有钱吃一顿中南书店地下一层的奥林快餐就是很幸福的生活了。我和陆光明说:“这不行啊,再这样下去,公司没有死,人估计先死了!”于是,又坐下来研究对策,2004年下半年,武汉的房地产开始慢慢升温,给我们公司带来了契机,跟随房地产发展的附属行业慢慢也起来了,其中包括有房产网站。对于比较早接触网络的我,意识到了这个利好信号,陆光明也意识到了这个信号,2004年5月3日,我们正式登陆亿房网做宣传,成为亿房网上第二家,设计行业第一家做网络宣传的装修设计类公司。也因此,在今后的两年,我们成为在武汉地区因网络宣传淘到第一桶金的设计公司。

2004年的4月,公司进来一位女设计师,叫lij,此人比较单纯,有工作能力,做事细心,但自尊心特强。从此以后,wuy有了一个闺蜜玩伴,两人一直关系不错。lij曾经在臭名昭著的香港wanli装饰工程公司做过客服和设计师之职,她进支点是因我的大学同寝室同学huhao推荐,因为那时候huhao也在wanli装饰实习,我们公司和wanli装饰有过一段时间设计业务合作,合作内容是我们负责出设计师图纸给wanli装饰,相当于是丙方,后因为这个合作,让我又得了“丙方恐惧综合症”。当时wanli装饰在江汉北路九运大厦前面一点,老板叫chenggang,一口地道的武汉腔,但老拿个香港的身份证在外面显摆,公司也号称香港公司,我记得此人口碑极差,他的公司也寓意一本wanli的经营理念。我记得在2005年初此人上了报纸头条,原因是因一直拖欠材料商材料款和设计师工资,一位河南籍女设计师讨薪未果,其母亲亲自上门论理,结果其母被老板chenggang在公司当场打断三根内骨。这样的消息散播出去简直是装饰行业的耻辱,让世人大跌眼镜。当时我记得我的同学huhao从wanli装饰出来,好像也是因为出了什么事,怕被打,就跑我这来避难,过来同时还带过来一位不错的重庆籍女设计师,此设计师就是lij。huhao毕业后去了厦门设计院,而lij一直留在支点设计直到她结婚,请假生子后又回到支点,后又辞职,两进两出。lij的进出有很多的历史原因和无奈,作为我来说,我有很多失职之处,应该反省。但lij的性格因长期受到较高的自尊心约束,导致不怎么能接受批评意见,我记得在2004年有一次,说了她一回,可能言语有点重,她就跑到公司会议室的窗户那流眼泪,我发现后跑过去给他递了张纸巾,委婉表示歉意,从那以后到2009年底,从未公开说过她任何不是。而2009年因其负责的客户投诉,我比较激动公开说得比较过激,应该也是导致她对我有想法的其中之一。当然,还有其它个人原因导致她最终在2010年4月离职。

女孩子自尊心强是自然现象,但站在公司运营的角度来说不是好事。不像男孩子,能骂甚至能打。相反,在这一年,徐彪因我大学隔壁寝室的同学推荐,进入到支点。徐彪是我同门师弟,比我低两届,那时候他还未毕业,但十分刻苦好学,我对他能说能骂,他觉得有道理会一声不啃,他有不同意见也会和我提,当然不是经常斗嘴,总体来说我和他工作上的合作一直很默契。印象最深的是和他合作的第一个项目,在台北路宝岛公园边上一个老小区的小户型改造设计,面积66平方米,业主名字叫xiaoxuefeng。当时我们设计费是10元/平方米,总设计费660元,先支付50%后,我和徐彪坐着公汽去测量了,回来做方案的时候犯难了,因为是老房子,没有结构图纸,有的墙体不知道是否能拆除,又不敢瞎画,于是又约了业主再去勘测一次,这次去专门买了把锤子,做什么用呢?锤墙的!我们找了把梯子,爬上去,拿锤子沿着我们准备拆除的墙体平行敲击,直到把表层的灰全部敲掉,来判断是否是承重墙。最后确定墙体能拆除后,甚是开心的回到公司继续画图。因此这位业主对我们的敬业程度表示相当的认可,几年后,据说此人混得不错,在汉阳金色港湾买了一个大房子,准备找我们设计,但电话问及徐彪我们现在设计取费,直接吓倒了,说我们涨价太快了~呵呵!想想,我们那时候收660元两个人花了大半个月帮您做一个设计是什么概念?简直就是乞丐价嘛~但此业主不会想到,我们现在的取费和付出是成正比的,客户找一个优秀的设计师消费的是他的技术和经验,几年过去,人民币在贬值,但支点设计师的技术和经验一直在升值。

这年的上半年,为了业务,我们曾经也派人去过武展的装修赶集展会,因经济囧困无力支付展位费,只能在展会的周边发放传单,wuy也是发传单份子的其中之一。而那次是我们第一次去展会也是唯一的一次去展会。想起来不容易,设计师wuy付出了很多,放下身段发传单,发完传单回公司画图纸,而那次传单,居然有用,招揽了唯一一位客户。阳光花园的一套买两层送一层的复式楼。当时传单上注明是设计费九折优惠。当时我在负责这个设计,设计费算的3000元,严格按照九折后2700元收取。此设计后来成为我的毕业设计答辩,在答辩会上,大多数同学提交的是虚拟案例,而我提交的是真实案例,当时的系主任黄建军作为评审主席很少说话,看到图板后振作精神向我提问,我以组里最好成绩通过答辩,在答辩场上甚至传来精彩热烈的掌声。

大学毕业后,我的大多数同学去了国企,地产公司,设计院等等,正在我迷茫是不是重新选择的时候,我似乎看到了支点的前途有了一线希望,不忍放弃,仍然回到了原来岗位,带着师弟徐彪,昼夜奋战的图纸里
http://blog.sina.com.cn/u/2720591524 新浪博客 鄂ICP备14010434号-1
客服小余: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小关: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长沙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咨询:请扫二维码关注